ybgameapp官网下载

奥运转播背后那些事儿——专访OBS首席执行官埃克萨科斯

北京冬奥会即将开幕,你是否已经开始期待在和家人团聚时,一起坐在电视机前欣赏运动员在赛场拼搏的飒爽英姿?

奥运会通过电视屏幕进入千家万户,背后的奥林匹克转播公司(OBS)功不可没。这家由国际奥委会成立的子机构负责向全世界奥运持权转播商提供奥运会广播电视公共信号。

值得一提的是,OBS的首次亮相正是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OBS首席执行官伊阿尼斯·埃克萨科斯称得上是北京成为“双奥之城”的完整见证者。日前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这位对中国感情颇深的希腊友人披露了不少奥运转播背后的故事。

每届冬奥会,新技术的运用往往是引人注目的焦点,在电视转播领域也不例外。北京冬奥会上,所有比赛的转播信号将实现4K超清全覆盖,这在冬奥会历史上尚属首次。而部分重点场次的比赛还将实现8K转播。

“中国在8K领域的发展速度飞快,这是一项属于未来的电视转播标准,但是在北京冬奥会上,部分重要的比赛将引入这一技术。”埃克萨科斯表示。

此外,大量无人机的运用也将是本届冬奥会的一大亮点。另外,在许多夏季项目中已经非常成熟的360度回放技术也将全面运用到冬奥赛场。

东京奥运会上,OBS曾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创新——利用数字平台让观众录制,将欢呼和支持运动员的视频通过远程服务直接传到赛场,这项举措也将在北京冬奥会上被保留。

“每一场比赛结束后,运动员们都有机会在现场和亲朋好友视频连线。东京奥运会上,我们只在少部分项目中有过尝试,效果非常好,留下了不少经典画面。北京冬奥会上,我们将在所有场馆、所有比赛项目中运用这一技术。”

“对一届奥运会来说,涉及电视转播所需要的工作,其复杂程度堪比组织运动会本身。”埃克萨科斯说。

北京冬奥会上,负责广播电视信号制作的团队总人数超过4000人,他们来自超过60个国家和地区,其中有约三分之一是中国的工作人员。让这么一支庞大的队伍高效运转,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们的工作和赛事本身的筹备工作所需要的周期一样长。这意味着其实在平昌冬奥会开始前,我们就开始准备北京冬奥会的电视转播工作。”埃克萨科斯说。

在疫情的冲击下,东京奥运会推迟一年举行,从东京奥运会到北京冬奥会仅有半年左右的时间,这也完全打乱了埃克萨科斯和同事们的工作计划。

“东京奥运会开始前一个月,北京冬奥会的国际广播中心(IBC)正式由冬奥组委交付给OBS。这意味着,有两个奥运会的‘IBC’在同时运行。这在奥运会历史上还是头一次。我为我的同事们感到非常骄傲和自豪。同时也要感谢两个奥运会的组委会,正是他们的专业水准才让这一切成为可能。”

OBS首次作为奥运会广播电视公共信号的提供方正是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在那之前,埃克萨科斯在北京居住了三年多,他和许多中国的工作人员一起,共同完成了OBS在奥运史上的首秀。

“从那时开始,我和中国的伙伴们就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我在这里工作居住了很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就像是我的第二故乡,所以这次回来我非常激动。”埃克萨科斯说。

“但坦白讲,在2008年的时候,中国在电视转播领域还是‘学习者’,离世界一流水平还有些距离。但是今天,十多年过去了,中国在这方面取得了飞速的进步,毫无疑问已经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我们团队中的中国员工都非常专业,水准也非常高。”

在埃克萨科斯看来,北京奥运会的成功举办,给中国留下的丰富遗产中就包括在电视转播领域积累了丰富经验,同时培养了一大批优秀人才。

北京冬奥会上,OBS还发起了一个培训项目,旨在通过培训在校大学生参与奥运会转播工作,为举办国培养转播专业人才。共有600余名来自北京、河北5所高校的学生从层层选拔中脱颖而出,获得了OBS带薪实习资格。

“这些年轻人将和全世界最优秀的专业人士一起工作,近距离接触和参与奥运转播全过程。我相信,这将为中国的电视转播行业留下一笔宝贵的财富。”埃克萨科斯说。

北京奥运会后,奥运会的传播方式已出现巨大变化。这些变化不仅是技术上的,也有媒体环境上的。数字媒体和社交媒体的出现,对传统电视转播形成巨大冲击,尤其是在年轻人中间。

“我们并不是在适应这一趋势,而是积极拥抱这一变化。”埃克萨科斯格外强调了OBS的主动性。

从上届冬奥会开始,OBS就开始增加针对数字媒体和社交媒体的传播内容。据埃克萨科斯介绍,北京冬奥会期间,OBS将制作超过6000小时的内容,其中有超过一半是优先针对数字平台。

“我们要吸引年轻人参与,将奥林匹克的价值传播出去。技术只是我们实现这一目标的方式,所以我们不会把自己限制在传统的电视平台上,我们会越来越重视在数字平台和社交平台的传播。”埃克萨科斯说。